首页    “大象”回家了
1641910457-1

“大象”回家了

2022.1.12

 

按:2021年12月17日,艺术家杨辉于TCG诺地卡艺术中心举办了他的第8次个展,90后的他已经在艺途中“战果累累”,疫情前杨辉一直寄居于昆明,时而在路上,时而在去路上的路上。他善于寻找语言中的趣味,常常在生活中寻找乐趣,调侃自己,调侃朋友;当然在绘画语言上,他也总是寻找此种趣味。疫情后杨辉回到了家乡大理,创作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基于此次展与杨辉展开了一段访谈。

 

刘辉(以下简称刘):这一主题为何叫做“红色高跟鞋”,除了从视觉上的符号来讲它背后有没有什么隐喻?

 

杨辉(以下简称杨):红色高跟鞋是正好一年前开始画的,那也就是说,快要过年了,过年到处都是红红火火的,但我画红色高跟鞋跟这没关系,红色高跟鞋对我而言是一个很性感的符号,而我又一直画大象,我也在想每一个物体或者事件跟大象来个唯美的互动,我说了大半天,我觉得最好再解释就是像那天一个朋友说的一样每个女生心中都有一双红色高跟鞋,后来我补充了一句,其实男生也是,是自己心爱女生心中的那一双红色高跟鞋。

 

 

红色高跟鞋 纸本水墨  33×66cm  2021年

 

 

:之前看你的作品都很少出现棱角分明的几何形。在这次的展览上有着许多几何形状,如三角形、正方形、长方形等,你是如何思考这方面表达观念的转变,因为从这样的形态上来看他更偏向于冷抽象、或者更为理性。

 

:人还是要往前走,不管是进步还是退步,就得不停的,乱七八糟的想一些,当然几何,这些都是用了很多所谓的错误的方式在进行画画,当然我也不太在意它是冷抽象还是热抽象,哈哈哈

 

 

盒子里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如果说这样的形态转化跟你的生活方式,如快递等相关,那么你如何思考快递对现代生活方式的改变,你在室内系列作品是否回应了疫情时代的隔离与自我隔离,创作这一系列有没有什么灵感。如它与后疫情时代突如其来的隔离有没有关联?

 

:跟这一年的生活环境变化还是有关的。快递方便于人,但对动物没什么改变。跟疫情是有关的一直会听到看到隔离被隔离,只不过我把这种紧张感转换成浪漫感,到此结束,这里问题过多,我已尽力。

 

 

杨辉在呈贡的工作室  摄于2020年

 

盒子里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盒子里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盒子里的大象有别于其他的大象,好事他在这个空间里找到某种舒适以及安逸的状态,你觉得在盒子里的大象跟在那些室内大象有关联吗?

 

:对对对,舒服很重要的啊,关联就是只有一个小框框也能自由快乐,盒子里系列有真有假,有些真的在盒子里,有些只是在盒子的包装上,里面有没有我也不知道。还有一个画这个系列的原因,大象真的来了,但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我就一直在想要是能快递去昆明多好啊,不过也许有几头会晕车吧!

 

 

盒子里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盒子里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在这些作品中以我能看到许多像你日常冷笑话所描述的一些情境性的趣味,比如像大象伸懒腰又好似在做瑜伽一样,还有曹冲称象,有时候这些想法是如何转换为你创作的灵感?

 

:不不不,曹冲称象是没错,但称象谁都可以,不一定是曹冲,哈哈哈,我的笑话集又往前走了一步,我正准备出一本瑜伽秘籍。

 

 

称象 纸本水墨  120×50cm 2021年

 

红色高跟鞋 纸本水墨  66×66cm 2021年

 

 

:在你作品中不仅有日常慵懒的大象甚至有些看上去是极为的忧郁孤独者,与你当时的心境有关系吗?

 

:跟心境是有关的,当然我也接受作品被误读,总的来说我是积极向上的。

 

 

远去 纸本水墨  33×33cm 2021年

 

准备出发去工地的艺术家  云南大理  摄于2021年

 

 

:区别于之前在路上的状态,你觉得你现在的创作状态跟之前有什么区别?

 

:之前想走就走,路上有很多交流,认识各种各样的人,用一个字形容“爽”两个字三个字你们都知道了,现在好久没在路上了,疫情让我有机会陪父母了七个月这是十几年来最长时间呆在山上老家,没事就往深山里走走。非常幸福,空气中没有病毒,只有爱。

 

 

行旅中的“大象”  泰国普吉岛  摄于2017年

 

杨辉的家乡 大理云龙  摄于2021年

 

床边枕边 综合材料  33×66cm 2021年

 

床边枕边 综合材料  33×66cm 2021年

 

床边枕边 综合材料  43×66cm 2021年